[1]曹蓓苓 潘赐明 杨晓洁 范瀚中 李奇奇 夏雨欣 陈文慧.基于生物信息技术研究川芎-防风-麻黄角 药治疗缺血性脑卒中的机制[J].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22,(06):091-98.[doi:10.13424/j.cnki.jsctcm.2022.06.018]
点击复制

基于生物信息技术研究川芎-防风-麻黄角 药治疗缺血性脑卒中的机制
分享到:

《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ISSN:2096-1340/CN:61-1501/R]

卷:
期数:
2022年06期
页码:
091-98
栏目:
论著
出版日期:
2022-11-20

文章信息/Info

文章编号:
2096-1340(2022)06-0091-08
作者:
曹蓓苓 潘赐明 杨晓洁 范瀚中 李奇奇 夏雨欣 陈文慧
云南中医药大学,云南 昆明 650500
关键词:
缺血性脑卒中角药川芎-防风-麻黄网络药理学机制
分类号:
R285.5
DOI:
10.13424/j.cnki.jsctcm.2022.06.018
文献标志码:
A
摘要:
目的 采用生物信息技术探寻川芎-防风-麻黄角药治疗缺血性脑卒中的分子生物学机制。方法 在中药系统药理学分析平台(TCMSP)检索川芎-防风-麻黄角药的全部有效成分及作用靶点,通过5个基因网站(GeneCards、OMIM、Drugbank、TTD、PharmGkb)检索卒中的相关疾病基因,利用R语言绘制疾病-成分Venn图,在利用String数据库生成川芎-防风-麻黄角药的PPI网络,用Cytoscape3.6.1软件进行数据分析提取PPI网络中的Hub网络,最后进行GO和KEGG通路分析。结果 限定筛选条件为OB≥30%、DL≥0.18共得到52个活性成分,筛选得到川芎-防风-麻黄角药的潜在靶点176个,关键靶点共14个,GO生物过程分析显示与对营养水平的反应、对氧化应激的反应、细胞对化学应激的反应等过程。KEGG结果表明主要参与PI3K/Akt信号通路、流体剪切应力与动脉粥样硬化等。结论 川芎-防风-麻黄中槲皮素、5-O-甲基维斯阿米醇苷、杨梅酮、川芎哚等化合物可能通过PKC、PI3K信号通路等多条通路,抑制炎症,减小梗死面积,保护神经功能进一步发挥治疗脑卒中的作用。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王永华,王春玉.河南豫东地区乡镇居民脑卒中的流行病学特征及高危因素分析[J].卒中与神经疾病,2020,27(4):466-469,478.
[2]李玉华,张云,夏庆华.2017—2018年上海市长宁区脑卒中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职业与健康,2020,36(6):779-782.
[3]王亚楠,吴思缈,刘鸣.中国脑卒中15年变化趋势和特点[J].华西医学,2021,36(6):803-807.
[4]于洗河,高尚,贾欢欢,等.1999年、2009年、2019年我国与全球脑卒中疾病负担研究[J].中国卫生经济,2021,40(6):58-61.
[5]刘咪,王晨冉,梁娟娟,等.中国1990—2017年脑卒中及其危险因素疾病负担变化趋势分析[J].中国公共卫生,2021,37(10):1501-1507.
[6]孙源,王丽华.青年卒中的流行病学及危险因素研究概况[J].心血管康复医学杂志,2020,29(4):522-525.
[7]鲁文先,宋维伟,陈金波.中国青年缺血性脑卒中危险因素的Meta分析[J].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21,6(19):19-22,34.
[8]杨发贵.“角药”启微[J].河南中医,1999,19(2):55.
[9]魏祎,张硕,刘超.浅谈《伤寒论》温法中角药的运用[J].中华中医药杂志,2021,36(2):1112-1114.
[10]徐甜,王雪茜,程发峰,等.张仲景解表类“角药”的配伍特点分析[J].世界中医药,2020,15(6):850-853.
[11]杨聪聪,司国民.浅析“角药”理论及其现代临床应用[J].中医药导报,2017,23(7):13-16.
[12]魏丹妮,孙瑶,蔡思雨,等.基于Apriori关联规则的治疗中风方剂组方规律[J].中成药,2019,41(5):1140-1143.
[13]帅文昊,杨颖,张珊珊,等.基于数据挖掘探讨《中医方剂大辞典》治疗半身不遂的用药规律[J].中医药导报,2021,27(5):186-189.
[14]陈姗姗,赵迪,马坤,等.小议“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理论[J].风湿病与关节炎,2020,9(12):43-45,49.
[15]刘完素.黄帝素问宣明论方[M].宋乃光,校注.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7.
[16]辛凤志.防风通圣散功效考[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07,9(3):26-27.
[17]李秀英.防风通圣散治疗中风30例[J].中国民康医学,2008,20(8):749.
[18]解雨彤,李玉娟.缺血性脑卒中的危险因素研究进展[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19,17(10):1493-1495.
[19]侯玉梅,曾慧,张晨阳,等.基于数据挖掘的缺血性脑卒中患病风险预测[J].中国老年学杂志,2021,41(1):177-181.
[20]乔利军,赵敏,黄燕.从“证素”学说探讨缺血性中风的研究[J].时珍国医国药,2013,24(9):2214-2215.
[21]刘冲冲,刘道新,张运克.从玄府理论探讨中风的外风学说[J].中医学报,2017,32(12):2383-2386.
[22]张仲景.金匮要略[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5.
[23]柳皓,胡浩.基于络病理论辨析小续命汤在中风急性期的治疗价值[J].中国中医急症,2021,30(4):656-659,670.
[24]张建伟.《千金方》治疗中风思路探讨[J].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9,42(1):47-49.
[25]黄泽,陈莲梅,吴晓清,等.小续命汤治疗急性脑梗死有效性及安全性的Meta分析[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21,19(12):2078-2083.
[26]陈信云,黄丽平.中药学[M].3版.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7.
[27]孙星衍,孙冯翼.神农本草经[M].太原: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91.
[28]刘亚鹭,徐士欣,张军平,等.川芎-当归药对有效成分在缺血性脑卒中应用的研究进展[J].华西药学杂志,2018,33(6):550-553.
[29]卜菲菲,杨硕鹏,郜峦.新安王氏内科辨治头痛探析[J].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20,43(2):64-66.
[30]吴桐.药用植物葛花、川芎中抗缺血性脑卒中有效成分的分离提取及活性评价研究[D].长春:长春师范大学,2020.
[31]Lin XJ,Lin CH,Liu RX,et al.Myricetin against myocardial injury in rat heat stroke model[J].Biomedecine & Pharmacotherapie,2020,127:110194.
[32]陶弘景.本草经集注:辑校本[M].尚志钧,尚元胜,辑校.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
[33]张翠英,章洪,戚琼华.川芎的有效成分及药理研究进展[J].辽宁中医杂志,2014,41(10):2264-2266.
[34]姚球.本草经解要[M].卞雅莉,校注.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6.
[35]王奕羲,王冠,周之煜,等.从“通”性浅论麻黄在脑外科的应用[J].中国中西医结合外科杂志,2020,26(1):167-170.
[36]黄玲,王艳宁,吴曙粤.中药麻黄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中外医疗,2018,37(7):195-198.
[37]Li J,Lang J,Zeng Z,et al.Akt1 gene deletion and stroke[J].Journal of the Neurological Sciences,2008,269(1-2):105-112.
[38]Libro R,Bramanti P,Mazzon E.The role of the Wnt canonical signaling in 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s[J].Life Sciences,2016,158:78-88.
[39]胡海峰,殷玥,马恒.蛋白磷酸酶PHLPP与PI3K/Akt信号通路的研究进展[J].中国医学创新,2012,9(2):153-156.
[40]张茴燕,殷小平.IKK/NF-κB信号通路与中枢神经系统疾病[J].中风与神经疾病杂志,2016,33(12):1143-1145.

相似文献/References:

[1]庞苗苗 贺丰杰.贺丰杰教授应用角药治疗妇科疾病经验撷萃[J].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22,(01):024.[doi:10.13424/j.cnki.jsctcm.2022.01.006]

备注/Memo

备注/Memo: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地区科学基金项目资助(81760818);云南省科技厅科技计划项目——中医联合重点项目资助[2018FF001(-006)];2020年云南省教育厅科学研究基金研究生项目(2021Y486);云南中医药大学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S2021024,X2021018);徐宏喜专家工作站资助项目(11372110136)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22-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