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阴倩雅 张婉 杨鑫杰 李艳彦 赵子苇 窦志芳 罗敏 张强 郜宪明 靳荃.基于五运六气理论探究敷和汤的 现代临床应用[J].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22,(06):066-70.[doi:10.13424/j.cnki.jsctcm.2022.06.013]
点击复制

基于五运六气理论探究敷和汤的 现代临床应用
分享到:

《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ISSN:2096-1340/CN:61-1501/R]

卷:
期数:
2022年06期
页码:
066-70
栏目:
论著
出版日期:
2022-11-20

文章信息/Info

文章编号:
2096-1340(2022)06-0066-05
作者:
阴倩雅1 张婉2 杨鑫杰1 李艳彦1 赵子苇3 窦志芳1 罗敏1 张强1 郜宪明1 靳荃1
1.山西中医药大学,山西 太原 030024;
2.山东中医药大学,山东 济南 250014;
3.香港浸会大学,香港 999077
关键词:
五运六气理论敷和汤不寐病皮肤病脾胃病
分类号:
R226
DOI:
10.13424/j.cnki.jsctcm.2022.06.013
文献标志码:
A
摘要:
通过研究《黄帝内经》与五运六气相关内容等大量文献,探究敷和汤的主治、功用、方义及其临床应用,总结李艳彦教授对此方的临床应用;结果发现,敷和汤是基于五运六气运气理论和五行生克规律而设,针对肝血虚为证候基础,以血虚生风为病机而立,以酸甘化阴为治法;临床多用于治疗血不养神型不寐、血虚生风型皮肤病、肝木克土型脾胃病等。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陆曙,陶国水,顾植山.基于《黄帝内经》五运六气理论的临证处方策略[J].中华中医药杂志,2020,35(2):565-568.
[2]王琦.五运六气学说的研究和考察[M].北京:知识出版社,1989.
[3]“五运六气”缘何成为防疫理论硬核[N].健康报,2020-10-16(008).
[4]蔡瑞珩,黎敬波.黎敬波教授结合五运六气辨治咳嗽经验介绍[J].新中医,2014,46(3):23-25.
[5]白洁,黄大祥,李淑贤,等.运用五运六气理论临床验案分析[J].四川中医,2014,32(1):126-127.
[6]曹留洋,余海源.五运六气学说在治疗慢性肾脏病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陕西中医,2020,41(8):1173-1176.
[7]唐一丹,陈明.五运六气在慢性肾脏病中的应用研究[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18(72):90-91.
[8]高亮.阮诗玮教授依据中医运气学说治疗慢性肾脏病的临床研究[D].福州:福建中医药大学,2014.
[9]翟家乐,黎小斌.黎小斌教授运用五运六气学说治疗妇科疾病[J].新中医,2015,47(10):261-262.
[10]王静.当儿科医生遇见五运六气[N].中国中医药报,2017-05-19(004).
[11]张晓芳,吴波,陶国水.心房颤动发病与五运六气的相关性研究[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21,19(14):2329-2332.
[12]徐倩霞,张洪钧.疫病发生与五运六气的关系探析[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22,28(2):187-190.
[13]郭淑芳,周小秀.《三因极一病症方论》的主要学术思想和贡献[J].内蒙古中医药,2012,31(16):114-115.
[14]邹勇,周勇.三因司天方探源[J].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41(5):422-424.
[15]尤在泾.伤寒贯珠集[M].山西: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6:136.
[16]魏学礼,周亚红,夏成霞,等.陆曙教授运用敷和汤加减治疗不寐经验[J].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21,42(3):4-6.
[17]唐健,王蕾,谢军.敷和汤合黄连阿胶汤治疗不寐验案1则[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21,19(10):149-151.
[18]陈爽,张丽霞,倘孟莹,等.运气学说指导下敷和汤在眼科临床的应用体会[J].中国中医眼科杂志,2021,31(7):508-511.
[19]薛宇菲,史锁芳.史锁芳运用己亥年运气方临床验案浅析[J].辽宁中医杂志,2021,48(6):30-33.
[20]陈军肖,石青.运用三因司天方治疗痿证案一则[J].中医临床研究,2020,12(22):76-78.
[21]张小晗,张晓杰.己亥年司天方敷和汤治疗银屑病验案[J].中医临床研究,2021,13(7):58-60.

备注/Memo

备注/Memo:
山西省中医药管理局项目(2019ZYYC017);山西中医药大学科技创新项目(2020PY-YC-13);山西中医药大学研究生创业项目(2020CY001)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22-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