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媛凤李明?? 王建民.腰俞、承山穴埋线用于混合痔术后镇痛的临床研究[J].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21,44(03):109-113.[doi:10. 13424 / j. cnki. jsctcm. 2021. 03. 024]
点击复制

腰俞、承山穴埋线用于混合痔术后镇痛的临床研究
分享到:

《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ISSN:2096-1340/CN:61-1501/R]

卷:
44
期数:
2021年03期
页码:
109-113
栏目:
出版日期:
2021-05-30

文章信息/Info

文章编号:
2096-1340(2021)03-0109-05
作者:
周媛凤1李明2?? 王建民2
1. 安徽中医药大学,安徽 合肥 230000;
2. 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安徽 合肥 230031
关键词:
穴位埋线混合痔术后疼痛腰俞穴承山穴
分类号:
R266
DOI:
10. 13424 / j. cnki. jsctcm. 2021. 03. 024
文献标志码:
A
摘要:
目的 观察腰俞、承山穴埋线缓解混合痔术后肛门疼痛的临床疗效。 方法 将 90 例患者随机分为治 疗组和对照组。 治疗组于术前麻醉达效后于腰俞及双侧承山穴进行穴位埋线,对照组于术毕患者双下肢感觉基 本恢复后臀部肌注地佐辛 5 mg。 比较两组患者术后第 1 d、2 d、首次排便后、3 d、5 d、7 d 疼痛强度评分,及术后 疼痛始发时间;术后 7d 内每日疼痛持续时间、睡眠质量及术后 7 d 服用止痛药曲马多的总量。 结果 术后第 1 d、 2 d 及首次排便后 VAS 评分和术后疼痛始发时间方面,对照组疗效优于对照组(均 p < 0. 05);术第 3 d、5 d、7 d 的 VAS、术后 7 d 内疼痛持续时间及睡眠质量和术后 7 d 服用曲马多用量等方面,治疗组均优于对照组(均 p < 0. 05)。 结论 腰俞、承山穴位埋线与地佐辛臀部肌注对于混合痔术后疼痛均有良好的镇痛效果,但穴位埋线缓 解疼痛疗效持续且稳定,能有效缓解术后疼痛,改善患者术后的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田振国,陈平. 中国成人常见肛肠疾病流行病学调查[M]. 武昌:武汉大学出版社,2015:150.
[2]王瑞珂,李春玲,段彬,等. 超声引导下骶管阻滞用于日间在直肠超声引导经会阴途径穿刺活检术的临床研究[J]. 中国医师杂志,2018,20(4):490-492.
[3]Diaz G,Flood P. Strategies for effective postoperative painmanagement [ J ]. Minerva Anestesiologica, 2006, 72(3):145.
[4]中华医学会. 痔临床诊治指南[M]. 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6:1-4.
[5]中华中医药学会. 中医肛肠科常见病诊疗指南[M]. 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2:1-2.
[6]刘贤臣. 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9,13(2):375.
[7]刘仍海,韩平,张建柏,等. 肛肠疾病诊疗讲座[M]. 京:人民军医出版社,2013:40-41
[8] 张倩,尤浩军. “超前镇痛” 研究进展及麻醉中应用[J]. 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6,22(4):241-244.
[9]岳燕花,宋晓锋,周晓艳. 长强、承山穴位埋线治疗混合痔术后疼痛的效果[J]. 黑龙江医药科学,2018,41(1):144-145.
[10]闻永,李俊,龙庆,等. 电针联合穴位埋线用于混合痔术后疼痛研究[J]. 中国针灸,2017,37(3):243-246.
[11]何剑平,张锡滔,李鸥. 穴位埋线联合静脉镇痛治疗混合痔术后疼痛的临床观察[ J]. 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2013,8(1):47-49.
[12]Han JS. Acupuncture: neuropeptide release produced byelectrical stimulation of different frequencies[J]. Trends inneurosci,2003,26(1):17-22.
[13]褚春华,汪凡,殷光磊,等. 穴位埋线预处理镇痛对混合痔术后患者前列腺素 E2 的影响[ J]. 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26(3):275-276.
[14]张阿曼,吴赞情,刘欢,等. 腰俞穴麻醉并埋线对混合痔患者围术期镇痛效果[J]. 云南中医学院学报,2018,41(1):96-98.
[15]孙阳,邵萍,杜震. 电针承山穴治疗急性腰扭伤 32 例[J]. 中国中医骨伤科杂志,2019,27(5):52-54.
[16]傅军伟,王明华,孔芳怡. 承山穴中药离子导入在低位肛瘘术后的应用观察[ J]. 中国中医药科技,2018,25(5):739-741.
[17]黄艳,杨伟,宁余音,等. 穴位埋线对混合痔患者术中及术后镇痛疗效的临床研究[ J]. 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12,33(6):52-53.
[18]孟曙龙. 地佐辛注射液不良反应分析[ J]. 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20,13(2):14,17.
[19]吕生辉,曹磊,姚立群,等. 腰俞穴麻醉结合埋药线用于混合痔围术期的镇痛效果研究[J]. 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2019,19(9):1072-1074.

相似文献/References:

[1]侯璇 严兴科 马重兵 周艳.穴位埋线针具研究进展[J].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9,(02):137.[doi:10.13424/j.cnki.jsctcm.2019.02.039]
[2]丁井永冯红礼.膈下逐瘀汤配合穴位埋线治疗原发性痛经30例[J].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20,(02):087.[doi:10.13424/j.cnki.jsctcm.2020.02.022]
[3]赵云高哲.中草药熏洗坐浴在混合痔术后的疗效观察[J].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20,(02):094.[doi:10.13424/j.cnki.jsctcm.2020.02.024]

备注/Memo

备注/Memo:
基金项目:“十三五”医疗卫生重点专科建设项目 ([2016]658 号)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21-06-08